设为首页
估值30亿!若森数字C轮融资接近完成,下一站征程是漫改大电影?

主页 > 新闻 >


“经验之谈就是熬着呗,”不管多少人问起若森模式成功的秘诀,若森数字董事长张轶弢都回答得很实诚。

 

继动画、游戏、真人剧、舞台剧等多向开发均取得成功后,《不良人》和整个《画江湖》系列作品的走红,让投资界、影视圈以及粉丝们对若森数字趋之若鹜。而这家并不把自己定义为为动漫公司的互联网公司,还在开发“国漫第一IP”的路上马不停蹄。

 

电视剧《不良人》6月份开机,院线电影也在刚刚过去的上海电影节上公开了主创阵容:武指界“扛把子”袁和平担纲总导演,监制则是《绣春刀》的监制张家振,作为IP主控方的若森从剧本阶段就已介入,与映百年影业共同操盘。

 

秘诀到底是什么?娱乐资本论采访动画总导演刘阔以及映百年影业CEO徐林时,他们不约而同提到的关键词是:监修。

 

 

“宁可让这个项目死掉,也不能让品牌形象受损”

 

2017年6月12日,《《画江湖》之不良人》电视剧开机。也许粉丝们并没有注意到官博中提到《不良人》动画导演刘阔、关心“全程监修”的字眼,但这却是若森模式成功的关键之一。

 

所谓监修,就是IP方在进行多向开发时,会制定整体的布局规划,并在具体开发环节保持跟进,避免项目出现“走样”。

 

监修能力来源于长期学习后的积淀,按照张轶弢的话来说,开发不一定亲力亲为,但要做到懂行,“比如做游戏,我一定会先问你的主美,主策划,主程是谁,曾经做过什么产品,流水有没有达到8000万以上。同样,我也不允许自己团队犯错,否则在合作维度我就失去话语权了。”

 

作为IP主控方,《不良人》任何一个维度的开发进展,都要通过若森签字认可,张轶弢认为如果没有达到标准,“宁可让这个项目死掉,也不能让品牌形象受损”。

 

《不良人》的影视化也经历了同样考验。张轶弢告诉小娱,做电影之前,团队用了一年半到两年时间,在全国筛选了三四百家影视制作团队,其中不乏盛名在外的大公司。

 

最终若森的选择多少令人感到意外,作为刚成立一年的公司,映百年影业何以拿下《画江湖》系列多部作品的电视剧、电影开发权?

 

“你们不是买卖人,我更看重操盘者真正的经验和实际,而不是所在公司的名气。”面对小娱的疑问,张轶弢老道地笑了:“映百年虽然是刚成立的公司,但之前《泰囧》、《全民目击》、《厨子戏子痞子》这些都是他们团队组的局。我们一起去聊的时候大家有很多点不谋而合,比如二次元如何破壁的问题,证明他们有深入思考过,他们走得也非常前沿。”

 

但即使团队契合,标准依旧严格。以选角为例,不仅是主创阵容,《不良人》真人版中即使只露一个脸的角色,若森都要筛选好几十个人,这对于选角副导演是不可思议的事。“到现在为止,绝大部分的合作公司对于若森都是既爱又恨,”张轶弢坦言。

 

“影视化时,IP方对于人物、故事、世界观、主创班底等都有他的要求,双方会合作商议,”对于若森模式,徐林是认同的,“这和国外比如漫威的模式类似,他们对IP要进行内容监修,你做不好他就不再给你做了。源头在于IP方,他们做整个泛娱乐的布局,每个维度都找到最好的合作方,保障这个项目质量上不会有偏差。”

 

在他看来,网剧版是《不良人》动画到真人化的一次成功尝试,从资本层面考虑,电视剧的开拍意味着《不良人》进入了IP回报期,因此从故事、演员、导演到投资体量、受众群体都会全面升级。“电视剧投资在2.6亿,是A级往S级的水准去做,电影预算接近3个亿的投资。”

 

面对6亿左右的高额投资,出品方的风控能力尤为重要,徐林认为还是要从制作本身出发。他把《不良人》的院线电影定义为“神还原”,即保留动画原有风格,而在人物性格、世界观等层面更为丰富生动,同时也会考虑影漫互动,比如“动漫版的配音非常好,我们有可能会保留原来的配音。动漫的第三季也会根据电影的部分有所延伸,这是我们和其他IP开发的区别。”

 

按照映百年的规划,电视剧计划于2018年播出,为2019年春节上映的电影做铺垫;《灵主》、《杯莫停》也已启动开发,会在《不良人》之后按照电视剧-电影的节奏相继推出。

 

作为从业30年的影视老兵,徐林对于《不良人》的电影化很有信心:“我在光线做《泰囧》时票房12亿,那部电影的观众人次是4000万,基于《不良人》的粉丝基础,票房也会有比较大的想象力空间。当然,漫改电影还是要把内容做好,在原作基础上有进一步提升。”

 

 

用动画引爆“大产品”:

泛娱乐开发,14年前就想通变现模式

 

如今泛娱乐开发早已不是新鲜的概念,但很少有人能像若森运作《画江湖》一样成功:

 

两季动画播放量达到67亿,真人网剧13亿,手游上线第一个月流水就突破5000万,小说接近400万人阅读,舞台剧在北京首演,单场上座率超过90%。据统计,作为国漫最有影响力的IP之一,《不良人》已经拥有了大约8000万粉丝。

 

看起来轻松,但人们并不知道IP多向开发的理念,是若森自2003年公司成立以来一直在走的路。这条路有多艰难,恐怕只有创始人团队最清楚,“我开始说要做给成人看的动漫时,他们都以为我疯了,”张轶弢一边倒茶,一边说得云淡风轻。

 

“没有《不良人》之前,国内的动画番剧是没有市场的。”《画江湖》系列总导演刘阔回忆起他们最初做《不良人》时,国漫市场上适合成人观看的动画领域还是一片空白,不仅中国,整个亚洲市场都被日漫统治。

 

 

 

若森的成功有时代背景的天时地利,也有抓住了转型机遇的幸运。刘阔团队最初制作的《侠岚》,对应的年龄层也是10-18岁青少年,即使“购片费用只够吃饭的,完全cover不了成本”,但对动画制作者已经是救命稻草般的存在。

 

《不良人》是《画江湖》系列的开山鼻祖,也是若森的搏命之作。2014年若森数字的境况并不好,急需一部爆款作品力挽狂澜。经过长期的思考,创始团队决定做一部具备武侠元素但符合当代文化精神的成人向动画。

 

在这种理念下,“新派武侠”《不良人》孕育而生。若森赶上了好时候,互联网革命正把观众的注意力从电视台拉向网络,而看着动画长大的90后、95后对国漫独具热诚。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而在此之前,公司几位创始人为了赌一把,自家房子和车都押上的故事鲜为人知。贴上“18+”的标签,意味着纯网播出的《不良人》得不到电视台的播出费以及国家补贴,连“随便找个什么地方评奖都没有了”。

 

就算这样,若森也没同意视频网站将这部作品买断,因为清楚动画本身变不了现,“我们不分成,一分钱不要只要平台资源。”

 

“现在想想都觉得当时干得真对,但风险太大了。也不吹牛逼,其实谁都犯怵,”刘阔回忆起当时大家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坦荡笑了笑,“作为我来讲,我就能干这个(指做动画),这个市场还不好。你让我扛大个儿(背粮食)去,我这体格也干不了啊。”

 

成功的偶然当中自有必然。现在国漫的概念已经崛起甚至被资本炒得火热,但张轶弢自始至终不认为若森数字是一家动画公司,这也是最初选择开发成人动画的原因。

 

“生意肯定有赌性,但不能是赌博。”在他看来,中低幼动画市场的风险极大,“做给成人看的东西就不一样了,动漫只是其中一个载体或表现形式,它也可以是真人剧、真人电影或CG电影。”

 

成人向内容的变现方式可以无限扩展,在若森团队最初的设想中,游戏和影视是变现重头。“一个两三分钟的游戏CG,就可以带动一款非常普通的游戏产品。那如果做两三千分钟或者更长的’游戏宣传片’,我可以带动起来任何一款游戏产品。”而通过动画形成品牌后,接下来就是引爆更大维度的产品比如电影,形成影视游漫联动。

 

不过多向开发并不意味着急功近利。尽管动画和网剧都很火,但若森目前尚未找到衍生品开发上的固定合作伙伴。“衍生品的维度我们还在学习,”张轶弢表示,“其实这跟筛选游戏、影视公司是一样的,看不懂的东西宁肯捂死,做品牌不能光看眼前利益而失去自我。”

 

 

“改变文娱产业的,会是互联网人”

 

娱乐资本论了解到,年初刚完成B轮融资的若森数字,目前C轮也接近尾声,“有三家已经过会”,投后估值高达30亿。张轶弢表示,不排除还会再引入一到两家战略投资方。

 

无论在资本市场还是内容市场,头部公司永远是人们追逐和模仿的对象。“现在很多人都拿若森模式讲故事,”张轶弢坦言,“但打造IP或者说品牌,是一个很漫长而艰辛的过程。不是说你有钱就能砸出来的,得熬。”

 

厚积才能薄发,深谋方可远虑。2003年组建团队时,几位创始人就坚定了一个信念:若森数字要做成一家以原创精品IP为核心,以IT技术为优势竞争力,通过品牌生态运营管理的互联网公司。

 

“对市场和创作了解的维度与深度,经营粉丝的能力,技术上的核心竞争力,这十多年我们没干别的,就积攒了这些经验。”

 

这导致步入正轨的若森数字,能够有条不紊地掌握着自己的开发节奏。以动画为例,《《画江湖》》系列已经推出了《不良人》、《灵主》和《杯莫停》,新的一部《换世门生》将于9月上线。

 

刘阔告诉小娱,《换世门生》将转换风格,虽然讲的是江湖上的事,但已经很难用武侠来定义,“《不良人》之后,大量武侠番剧出来,已经把这个市场填满趋于饱和,很难再出现下一个《不良人》了。”

 

但他也表示,《不良人》第三季会继续推出,并且由自己亲自操刀。“只要观众喜欢,《不良人》就会一直做下去。”刘阔笃定中就带着满满的情怀,“我们虽然做东西很用心,但也保证不了所有事情都那么到位,还是有很多缺陷。而中国的动画粉丝包容心非常强,感谢他们的鼓励与支持。”

 

如果仅凭借创意或对市场的了解,并不足以形成壁垒优势。若森经过10年、耗资近3亿研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曼陀罗三维动画制作系统,不仅大大缩减已有的动画制作周期,而且系统通过在动画制作过程的实践中不断DEBUG,也让公司推出每一部新的IP时,技术上都有质的飞跃。

 

有了技术竞争力,还需要长期而持续的人才积累。“动画行业不是没有专职编剧,而是专业的编剧比较稀缺。”刘阔告诉小娱,最初若森做《不良人》就找不到合适编剧,“那就导演自己写,《不良人》是关心写的,《灵主》是我写的,80万字剧本每个字都是我自己敲的。”

 

经过多年的团队磨合,如今若森已经筛选出一批具备才华与经验的专业编剧。“我们提炼了十几年,不光旗下产品成为品牌,管理团队也从普通创业者逐渐成长为企业家,”张轶弢感慨。

 

下一个十年,若森会走到哪里?“别跟我聊什么百年老店,能不能走十年、二十年我都不敢想,只是要坚持把我们自己的事做好,”张轶弢回答得比较谨慎。但有一件事他始终坚信不疑,“最终改变文娱产业的不会是产业里的艺术家,是互联网人。”


Copyright © Powered by 若森数字 All Rights Reserved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建议反馈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7]1609-151号 京ICP备07026383号-4 未成年人家长监护工程 京ICP证130404号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